环江夜听:再见那个做梦的年纪 (文/ 张改琴|诵/苗瑞林)|第453期


u=2076075357,862786121&fm=26&gp=0.jpg

微信图片_20200501213544.gif


再见那个做梦的年纪

作者| 张改琴· 朗诵| 苗瑞林



   

   人生中最单纯最美好的年纪大约就是学生时代吧,那时候不用为了租房,买房,赚钱工作而奔波,也不用为了毕业以后怎么办,找什么样的工作,一个月赚多少钱,交了房租生活费之后还能不能存点钱这些琐碎的俗事而烦恼,简简单单,大胆做梦,小学到高中都是再为考什么样的大学而准备,读了大学之后就在为找什么样的工作而准备,这两个过程虽然都是目标,去实现,可是却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上大学之前我经常做这样的梦,考上一个好大学,谈一场青涩又美好的校园恋爱,恋爱对象会是个帅气的学长,穿着白衬衣,骑着自行车从我眼前驶过,他回头望我一眼一见钟情,在某个夏日的午后我坐在草坪上看一本小说,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许久不说话,但我的心却早已噗嗤噗嗤跳过不停,就这样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开始了,我读高三那年,我经常幻想这些,那时候一个人想着这些事情觉得生活充实而美好,一点也不觉得高三早起晚睡试卷哗啦啦的下来有多辛苦。

读了大学之后我发现高中所做的那个梦多么天真可笑,大学三年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遇到一个骑着自行车从我面前驶过的男生,因为我的学校根本不准在校内骑自行车,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梦,这个梦关于毕业以后的,找一个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每个月都能赚很多钱,做一个精明能干的职场人,每年过年回家有底气的和小伙伴们聚一聚,谈些工作上的事情,这时候我已经放弃了爱情,选择了事业,我以为我会慢慢实现我的梦想,做自己喜欢的职业。

   如今我马上就要毕业了,那些做过的梦一点点的在破碎,我没有找的喜欢的工作,我们班都被学校派去一个游乐园做一些可以称得上搬砖的工作吧,五个月,我们没有反抗的能力,五个月结束以后,我们所掌握的那一点少的可怜的专业知识几乎被生活磨砺的所剩无几,我意识到生活的不易,又四处找工作,一个人拖着一个重重的行李箱,每天各大招聘网站投简历,四处奔波面试,背着大包小包。这时候一场天灾人祸却不知不觉的降临了,那时候我还索然无知,还沉浸在我终于找到一份可以包吃包住,一个月还能存点零钱的工作,庆幸的是还是自己喜欢的行业,我回家真的开心了很久,又做了一个梦,自己可以一步步努力走向自己想象那个位置,在三十五岁之前实现小康生活。可是这场疫情打乱了我全部计划,我的那些个梦全部破碎,小公司撑不了多久,至今都未正式营业,而我依然又回到了最初。

可是现实总是不会让你在原地等候,由于疫情家里也闹起了经济危机,我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另觅出路,我从北一路向南,乘坐火车两天一夜,终于从家去了电商之都——义乌,在这里我似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到处都是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我成功进了一家中型企业,做了美工,如今我不知道前路还要多少困难等着我去跨越,但我知道唯一能陪我走下去的就是当初那个做梦的年纪。

   现在回头想想,高三的时候,大学的时候做的梦多么美好,如今我连做这样梦的勇气都没有了,真的俗的可怜,脑袋里只有三个字,向钱看。心里好像总是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安全感,我记得我做梦的那些年,心里一直都装的满满的,每天只要想到梦想,就很有斗志。受多大的委屈都觉得没关系。

   再见,那个做梦的年纪,那将会是我这一生都怀念的日子。

作者简介

点击查看原图

张改琴,笔名莫夕紫,起点女生网作者,小说《盛夏的一生你给了谁》的作者,现在职业,电商公司设计部美工。本人热爱写作,喜欢摄影。

主播风采

点击查看原图
苗瑞林,原环县一中学生,现就读于兰州理工大学,现任兰州理工大学广播站站长,喜好朗诵,唱歌

更多内容关注环江夜听公众号

注:本站推广的所有环江夜听节目由环江夜听团队授权转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推荐

扫图片打赏一下吧亲

发表评论

19 + 13 =
路人甲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网友评论(0)